欢迎访问商洛财政信息网
中省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财政新闻>>中省财经新闻>>正文

黄土地变绿了——陕西省推进绿色发展纪实(上)

来源:[陕西省财政厅网站]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3日 07:20] 点击:[]

“羊啦肚子手巾哟三道道个蓝……”苍凉的陕北民歌还在传唱,而曾是陕北农民标志性装束的白羊肚手巾,已在当地人的生活中“下岗”。

“不光是因为生活条件好了,还因为不需要它了。”祖辈生活于此的延安市财政局办公室主任白龙龙告诉记者,20多年以前,陕北还是到处黄土裸露,见风就扬尘,用老百姓的话讲是“一场老黄风,从春刮到冬”。出门劳作时头上扎个手巾很实用,既可当帽子,又能擦灰尘。“现在的延安,有满山遍野的草木固土保水,刮大风都不起土,没手巾也不用担心灰头土脸了。”

对比2000年和2014年的卫星遥感植被覆盖图可以直观地看到,2000年的图上,从延安中部到北面的榆林,陕西北部一片焦黄色;2014年,除榆林市西部、北部沙漠上一系列新出现的“绿洲”还被黄色间隔外,陕西全境基本上被绿色覆盖。

没人留意白羊肚手巾啥时候“走”的。黄土地上的人们,正为不断滋长的绿意努力着,陶醉着,自豪着……

退耕还林“唤醒”座座青山

史料记载,西周时期,黄土高原森林覆盖率高达53%。随着2000多年来的移民屯垦、毁林开荒,加之战乱及自然因素的综合影响,到新中国成立之初,整个黄土高原的森林覆盖率仅剩3%。

革命圣地延安,曾是黄土高原生态最为脆弱的地区之一。上世纪末,延安水土流失面积高达2.88万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77.8%;年入黄泥沙2.58亿吨,约占入黄泥沙总量的1/6。

——“山连山来峁连峁,三山五岭不见苗。”

——“山是和尚头,沟是千丘丘。三年两头旱,十种九难收。”

一首首民谣道出了人们对这里恶劣生态环境的无奈。

联合国粮农组织专家考察延安地区后曾断言:“这里不具备人类生存的基本条件。”

今年入秋时的一场大雨,让通往延安市吴起县荒漠化土地修复项目区的山路变得凶险起来。黄土路面上不时出现足以陷住车轮的裂痕——一道道被汇流的雨水切割而成,宽一二十公分,深约半米,蔓延可达十余米的长沟,犹如大自然在黄土地上刻下的一道道伤疤,提醒着人们水土流失给这片土地带来的伤痛。

不过,记者发现,从路边低矮且略显稀疏的草丛开始,上到山峦,下至沟谷,绵延不绝的青草灌木下,却根本找不到这样撕裂状的“疤痕”。

“这就是植被的作用了。”吴起县长城林业站站长赫金川介绍说,黄土湿陷性强,极易被流水侵蚀,民谚说的“下一场大雨脱一层皮,发一回山水满沟泥”毫不夸张。而丰富的植被可以大大降低地表径流强度,不仅保持土壤,还能涵养水源,是治理水土流失的不二法门。

然而,建国以来,延安地区虽开展过多次大规模的植树造林活动,却始终未走出“边治理,边破坏”的怪圈。“栽的树苗长的草,很快就被牛羊啃光了。而且,农家烧柴也要靠砍树。”赫金川道出了曾经“年年造林不见林”的主因。

1998年,吴起县壮士断腕,在全国首开封山禁牧先河,一次性地把全县188.5万亩耕地中的155.5万亩退掉,植树种草。

陕北的创举震动全国。第二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在延安提出了“退耕还林、封山绿化、个体承包、以工代赈”十六字措施。随后,延安在全国率先大规模实施退耕还林(草)工程,并精心组织实施天然林保护等一系列重点林业生态工程。2013年,自筹资金的延安,又成为全国新一轮退耕还林的急先锋。

截至2016年底,延安市累计完成营造林2046.45万亩,年均120.4万亩,其中退耕还林1077.46万亩,覆盖近五分之一的国土面积,成为名副其实的全国退耕还林第一市。

用“革命”来形容延安林业生态建设的力度毫不为过。仅2012年以来的5年,全市已累计为此投入各类资金72.4亿元,为历史之最。

这一年,延安市森林覆盖率达到46.35%,比1999年提高了12.7个百分点,林草植被覆盖率由2000年的46%提高到67.7%,其21.7个百分点的增幅高居全国之首。而吴起县的林草覆盖率提升更是惊人,由1997年的19.2%飙升到目前的72.88%。山川大地基调彻底实现由黄到绿的历史性转变。

既要“被子”,也要“票子”

政府要绿色“被子”,农民要“票子”,这矛盾是怎么解决的?

据延安市财政局局长冯奇海介绍,国家为退耕还林户提供钱粮补助,直补到户,全市有80%以上的农民受益,退耕户户均补助3.2万元,人均7400多元。退耕农户还享有在退耕土地和荒地上种植的林木所有权,由政府发放林权证。这些政策基本保证了退耕户粮食、收入不减少。

陕西省林业厅天保中心主任鲜宏利说,截至2014年,陕西省累计完成第一轮退耕还林计划任务3695万亩,其中退耕还林(草)1528.8万亩,争取中央退耕还林补助资金332.8亿元。2014年启动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以来,到2016年底,全省又完成退耕还林180万亩,并且将中央财政资金12.6亿元全部下达兑付给退耕农户。

原本“跑水、跑土、跑肥”的坡耕地退耕后,延安市各级政府大力支持开展坡改梯、中低产田改造等工程,在缓坡区建设稳产高产良田,以及大棚果蔬等设施农业项目,“三跑田”换成了“三保田”。“原来8亩吃不饱,现在两亩吃不了”让农家津津乐道。

吴起县财政局副局长张振华告诉记者,黑山羊曾是陕北,特别是吴起农民的重要财源。县里在“堵”——全面禁牧并淘汰23万只山羊——的同时,也着力于“疏”——引导支持舍饲和规模化养殖。原本的牛羊散养,迅速被舍饲圈养乃至效益更高的现代化养殖场所取代。

吴起县还把居住偏僻、条件落后的农户,逐步搬迁到“有田、有水、有路”的地方居住,从根本上改善农民的生产条件和居住环境,推进生态自然修复和保护。截至目前,县财政累计投入6.3亿元,带动农民投入25亿元进行新型民居建设,全县85%的农户搬进了新居,农村面貌焕然一新。

绿起来更要富起来。多年来,延安大力发展森林旅游、经济果林等森林相关产业,促进农民增收。目前全市苹果面积达到了350万亩,全国9个苹果中就有1个产自延安,有力地带动和支撑全市农民人均纯收入超过1万元。

吴起县长城镇长城村今年就利用退耕还林的口粮田集中连片种起了沙地苹果,再过两年就能挂果了。村委会副主任高德宽告诉记者,2008年在县里帮助下种植山杏的村民,每亩年收入万元以上。如今推广沙地苹果,政府给提供果苗,聘请专业技术员进行指导,并分5年给予每亩1800元的补助,村民参加得很踊跃。有些村民还按专家的建议在苹果树下套种了草药、南瓜,果树生长和土地收益两不误。

保护来之不易的生态建设成果,正在成为人们的自觉行动。张振华笑言,在吴起,就连小娃娃见着有羊啃树苗,都会扯着嗓子把羊轰走。

在长城村村委会公示的“问题墙·回音壁”上,记者看到,有村民李富余举报“部分村组夜间有散牧显(现)象”,村委会确定两位责任人,“按(安)排禁牧队夜间巡查”,并按承诺于8月10日前完成整改,群众评议一栏写着两个大字:“满意”。

牧羊人执鞭高唱信天游的场景,也跟白羊肚手巾一样,或许只有在演出中才能看到了。

旱地上崛起森林城

日渐葱郁的植被正让地处干旱半干旱气候带的陕北变得滋润、洁净起来。延安市的年均降雨量已由“九五”时期的470毫米增加到“十二五”时期的550毫米;而全市的年平均沙尘日数则由1995—1999年的4—8天减少到2010—2015年的2—3天。

“如今沙尘的强度也轻多了,像过去那种遮天蔽日的沙尘暴已好几年看不到了。”张振华说。

延安降水在增加,可境内诸河径流却普遍减少——如延河的年径流量就从1.9亿立方米减少到1.4亿立方米——偏偏百姓还对此喜闻乐见,这是怎么回事?

“最让我们高兴的是这十几年都没闹洪灾了。”站在吴起县城那高逾10米的洛河大堤上,看着宽近百米的河床中部那像一条黄绸带般蜿蜒前行的洛河,张振华感慨道,“别看洛河现在水少,这么宽的河道,这么高大堤,搁以前还不够用呢!赶上大暴雨,山洪入河,暴涨的洪水能迅速溢出河道,泥汤直灌进居民家里。多亏了退耕还林还草等生态工程恢复了植被,从山上就开始层层拦蓄雨水,消减甚至消除山洪,不仅保证了安全度汛,河流含沙量也在逐年减少。”

据了解,即便是延安地区2013年那场达到最高级别红色警报的强降雨,其洪灾预警强度也仅是最低级别的黄色警报。

2016年,延安市水土流失综合治理程度由1998年的27%提高到68%,年入黄河泥沙由2.58亿吨减少到1.96亿吨。吴起县的土壤年侵蚀模数更是由1997年的每平方公里1.53万吨下降到目前的0.54万吨,有些地方基本实现了水不下山,泥不出沟。

绿化建设还让延安的人居环境更加怡人。2016年,全市城区(县城)绿化覆盖率达到42.65%,人均公园绿地近15平方米,水岸、道路林木绿化率分别超过96%和98%,当选“国家森林城市”实至名归。

曾经的大生产“模范”南泥湾,如今再次“与往年不一般”了,这里已建成陕北首个国家级湿地公园,成为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样板”。

通过大力实施退耕还林等生态工程,南泥湾森林覆盖率已提升到87%,湿地水生态进入良性循环。在“红色旅游+绿色休闲游”的带动下,餐饮、住宿、现代农业及农产品深加工日益兴旺。2014年,南泥湾农民年人均收入就突破了1万元。

“稻田翻绿浪,荷花十里香,菊妍正芬芳,森林去吸氧。”如今的南泥湾,真的成了“陕北的好江南”。

南泥湾的沧桑变迁,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提供了的生动注脚。

水滴石穿治沙 百折不挠造林

延安往北,是被称为驼城的榆林市。中国四大沙地之一毛乌素沙漠就横亘在该市长城一线以北,至今仍占着全市近一半的国土面积。

陕西省林业厅防护林站建设(治沙办)副站长李占刚介绍说,解放初期,榆林市仅残存60万亩天然林,林木覆盖率只有0.9%,120万亩农田牧场被流沙吞没,6个城镇412个村被风沙侵袭压埋。治理沙化土地,阻止西北风沙东扩南侵,对榆林,对陕西,乃至对全国的生态系统恢复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历届陕西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自始至终把防沙治沙作为义不容辞的责任担当,开会必讲,下乡必问,自上而下实行领导负责制。各涉沙县(区)坚持“班子换,事不变,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团结带领干部群众坚持不懈地开展植树种草。截至2016年底,陕西全省沙化土地由3600万亩减少到2030万亩,流动沙地由860万亩减少到5.3万亩,沙区森林覆盖率提高到33%,实现了由沙进人退到人进沙固、荒山秃岭到绿满山川的历史性巨变。

亮丽的数字背后,是外人难以想象的艰难与执着。

从徒手造林第一人李守林,到扎根沙漠43年的补浪河女子民兵治沙连,再到牛玉琴、石光银、杜芳秀、张应龙……70多年来,一代代造林者用心血、汗水甚至生命,锲而不舍地在毛乌素沙漠筑起一道道坚不可摧的绿色走廊。人们把这些治沙先行者尊称为:英雄。

防沙治沙是一项投入多、见效慢的系统工程,需要建立良好的机制,充分调动有关各方的积极性,以保英雄辈出,久久为功。

记者从陕西省财政厅了解到,陕西将防沙治沙所需资金全部列入地方财政专项预算,在连年加大投入的基础上,建立起政府主导、社会跟进的多元化投资机制,广泛筹集资金,防沙治沙投入累计超过百亿元。而榆林市仅2011—2014年的“三年植绿大行动”期间,市县两级财政就投入资金28亿元。

“谁投资,谁治理、谁受益,允许继承、允许转让、长期不变。”这一创新性原则是陕西治沙工作的“法宝”。

在陕西,“企业+基地+农户”的土地流转经营模式很早以前就在防沙治沙一线扎根。该省对涉沙县(区)生态建设规划范围内的民营造林,凡是达到规划设计要求、验收合格的,全部纳入年度计划,按照国家投资标准给予资金补助。同时,大力推行参与式决策、招标制施工、报账制支付、合同制管理等治沙运行机制,激活社会资本的积极性。这些政策有力地鼓励和吸引了众多能人大户承包造林,带动全省荒漠化治理驶入“快车道”。早在2003年,榆林市神木县的张应龙就放弃了北京外企的30万元年薪,回家乡包下40多万亩沙地。为了造林,张应龙从百万富翁到一贫如洗,从林业的“门外汉”变成了一名治沙专家。十几年来,他通过成立神木县生态保护建设协会筹资,累计投入4000多万元,完成荒沙治理38万亩,栽植树木2500万株,治理区植被覆盖率达到60%左右,生态条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目前,榆林市农户已承包治理沙化土地500万亩,其中9个万亩以上治沙大户就承包荒沙荒山120余万亩,累计个人投资1.41亿元。

榆林能源矿产资源富集,有世界七大煤田之一的神府煤田,有中国陆上已探明的最大整装气田——陕甘宁气田,被誉为“中国的科威特”。该市专门出台文件,按照“开发一片,绿化一片”的要求,明确界定了资源开采类企业的权利与责任。2010年以来,全市500多家以资源开采为主的各类企业每年筹集1亿多元用于防沙治沙,年均绿化造林10万多亩,实现了资源开发与生态建设的协调推进。

为提高治沙综合效益,进一步调动群众治沙积极性,陕西坚持防沙治沙与产业开发并重,合理开发利用灌木资源,大力发展林木种苗产业,引导群众发展特色经济林,建立了以种植、养殖、加工、旅游、新能源为主的沙产业体系。沙区已发展成为全国小杂粮生产样板区、全国优质红枣产区、中国新食品长柄扁桃油原料基地,“榆薯牌马铃薯”“大荔冬枣”等已成知名品牌,畅销国内外。2016年沙区林业产值达70亿元,农民人均增收2000多元。

为一座山立法

秦岭被尊为华夏文明的龙脉,是长江和黄河流域的分水岭,也是我国南方与北方的地理分界线。

与生态修复艰难的陕北相比,陕南秦岭山地虽然温暖湿润,四季常青,但生态环境同样脆弱。

秦岭调节气候、保持水土、涵养水源、维护生物多样性等诸多功能让它成为我国重要的安全生态屏障。正如陕西省环保厅规划处副处长巩彦宏所说:“保护秦岭的生态环境,不仅仅是保护一座山,而是保护全国的气候环境。”

3年前,中央电视台报道了西安南部秦岭保护区石峡沟村暗藏27栋豪华别墅的事情,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事件曝光后,经排查,仅在秦岭北麓西安段43个峪口就查出了202栋破坏生态的违法建筑,其中包括占用林地、耕地的145栋以及55栋没有审批手续的违建。陕南地区的商洛市、安康市、汉中市当时也都存在秦岭别墅违建的问题。这些违法的开发对秦岭山体、林地造成了相当大甚至是永久的伤害,破坏了当地的生态平衡。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说的“违建”,可是真正地违反了法律,而非有关文件规章。

绝无仅有的重要性,让秦岭拥有一部为自己量身定制的法律——《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这部1997年颁布实施的地方性法律于今年进行了修订,并已于3月1日开始施行。

巩彦宏介绍说,新条例将秦岭生态环境保护严格责任到人,规定秦岭范围内的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纳入对所属部门和下一级人民政府年度目标责任考核的内容,实行自然资源离任审计和生态环境损害责任终身追究制度。

新条例要求,划定禁止开发区、限制开发区、适度开发区的范围,绘制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分区规划图,并向社会公布。禁止在禁止区及限制区内勘探开发,已取得矿业权的企业,由县级以上政府依法组织退出。新条例还明确规定,在禁止开发区、限制开发区不得进行房地产开发。在秦岭进行各类建设项目,应依法进行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秦岭范围内的县(市、区)应对乡村旅游统一规划,合理布局。

据了解,3年前的事件发生后,西安市立即对秦岭北麓违建别墅逐栋提出处置方案,最终彻底拆除了所有违建别墅。政府处理问题的积极态度也得到了市民的点赞。

多年来,在秦岭地区,陕西省通过关闭采石场、建立自然保护区、进行植被营造等多项工程,不断改善秦岭生态环境,巍巍秦岭逐渐恢复了林茂草丰的景色。秦岭大熊猫栖息地“岛屿化”现象也已基本消除,大熊猫种群数量已由第三次普查时的274只增加至目前的345只。今年9月,陕西省政府又印发《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整改工作方案》,明确要求2017年底前制订《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总体规划》和《陕西省重点生态功能区产业准入负面清单》,沿秦岭各市编制完成秦岭保护规划。到“十三五”末,全面遏制秦岭地区各类破坏环境的行为,秦岭国家公园初步建成,空气质量达到一、二级标准。

保住天然“金山”

18元,买一罐空气?!是真的,而且,这还是捡了便宜。

今年年初,陕西一些大型超市里开始出现一款陕西省宁东林业局出品的罐装“富氧空气”。其“气源地”秦岭平河梁,是以保护大熊猫为主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覆盖率超过94%,每立方厘米负氧离子含量在3万以上。

一罐750毫升的“富氧空气”大约可以吸50次,一些用户评价“喷出来的空气很清新”“有一种森林的味道”。而与国内同规格包装的新鲜空气售价60元左右、进口空气动辄一二百元的价格相比,其18元的售价的确是“接地气”,所以上市至今始终供不应求。

这笔空气买卖能够做得,还要感谢“天保”——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

恢复陕西的生态系统,不仅要造新林,保护好既有的林木资源同样重要。记者从陕西省财政厅了解到,2011年,为期10年的天保工程二期开始实施,陕西2.15亿亩土地划入工程范围,约占全省总面积的七成。7年来,工程已投入资金129.3亿元,其中中央财政投资126亿元,占97.4%;地方投入资金3.3亿元,占2.6%。

“财政资金的连年大量投入,确保了继续停止对天然林商品性采伐的实施,有力地保障了全省林业生产与管护单位的正常运行和林区职工与群众生活稳定,促进了工程区产业转型,从而保证了全省森林生态系统大面积、全面、持续性自然恢复。”鲜宏利说,天保工程实施期间,陕西全省年均增加森林蓄积1615.1万立方米,与2000年天保工程正式实施前全省森林资源年消耗量946.6万立方米相比,森林资源总量正以近两倍的速度在恢复。

陕西省第九次森林资源调查结果显示,随着退耕还林、三北防护林、天然林保护等林业重点工程的实施,陕西林地面积已恢复至1236.79万公顷,森林覆盖率达到43.06%。

生态环境改善的一个明显标志就是野生物种数量和多样性的提高。鲜宏利告诉记者,自1981年我国科学家在陕西省汉中市洋县发现7只朱鹮至今,朱鹮在陕西省内的种群活动范围已野化扩大到汉中、安康、宝鸡和铜川4市14个县1.3万平方公里,数量超过2000多只;国家I、II级保护植物珙桐、独叶草、秦岭冷杉、太白红杉、红豆衫等数量不断增加;不少地方已消失多年的狼、狐狸、金钱豹、锦鸡、猫头鹰等飞禽走兽重新出现。

与此同时,森林、林地、林木的涵养水源、保持水土、净化大气、固碳释氧、提供生态康养休闲等公共资源生产与服务的功能正逐步显现与发挥。绿水青山正在变成真正的“金山银山”。

根据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连续多年对陕西森林与实地生态系统的监测评估,陕西省森林与湿地生态系统每年滞纳空气颗粒物质量13785.13万吨,相当于2074万辆机动车的排放量。对空气污染物的吸收作用也很明显。全省森林资源每年吸收污染物总量为116.43万吨,相当于吸收2015年陕西省工业排放二氧化碳、氮氧化物的1.59倍和0.12倍,可谓是千金不换的“治霾神器”。

宁东林业局投资二三十万元建的这条罐装空气生产线,只是立足林业生态,谋求转型发展的一个小小尝试而已。

不仅是可以卖空气,“站着”的天然林也完全可以比“躺下”的木材更挣钱。鲜宏利介绍,全省已建成的森林公园87处,自然保护区49个,每年可为2000多万游客提供服务,相关旅游产品年收入达8亿元以上,吸纳包括国有林业职工在内从业人员超过4.5万人。而在林区和森林公园周边,森林人家木屋、汽车营地、森林疗养、康养基地等休闲养生服务业、养生养老用品制造业正在逐渐兴起。

利用天保工程区的自然环境优势,陕西省还建成了国有种苗基地282个,2015年种苗产值80亿元、花卉年产值71亿元。各林区开发出林菜、林菌、林药、林油、林粮等多种绿色无公害食品、药品,并有了自己的品牌。产自秦岭腹地太白县的“太白系列”有机蔬菜,如今已成为走亲访友送礼的佳品。林下养殖同样兴盛起来,全国圈养林麝总数的四分之三都在陕西,年产香量40.2公斤,年产值2.35亿元。

林草日益丰茂,风沙越来越少,日子越过越好,就让那些苦涩的民谣和白羊肚手巾一起成为历史吧。

(中国财经报 作者:本报记者 朱安明 任焱 通讯员 薛建刚 田平)

 

上一条:国务院令:机关团体建设楼堂馆所管理条例
下一条:三秦大地做证———陕西省推进绿色发展纪实(下)

关闭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